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茅台飞天商标蹊跷易主 长城AMC10亿债权或成废债

2018-08-05 16:01 出处:网络整理 人气: 评论(

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 (下称贵州高法)一纸民事裁定书让长城资产管理公司(下称长城AMC)逾10亿元债权悬空。

长城AMC债务人贵州省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下称贵州粮油)拥有贵州茅台[157.61 0.80%]酒“飞天”牌商标(贵州茅台的两大使用商标之一)。此商标是业务停滞、濒临破产的贵州粮油手中最值钱的资产,贵州粮油欠长城AMC债务超过10亿元。

半个多月前,在最大债权人长城AMC并不知情的情况下,贵州高法以5000万元价格将此商标抵偿给了别的债主。

目前,长城AMC已向最高人民法院递交了相关紧急报告。

对AMC来说,这不过是又一笔巨额“逃废债”案例,而且这种以法律名义实施的“逃废债”并不鲜见。受长城AMC委托进行分析论证的专家称,此做法明显违背相关法律。

10亿元债权悬空

10月11日,长城AMC贵州办事处一位工作人员冲进总经理办公室:“咱们的债务人贵州粮油的资产听说被法院判给别的企业了。”

贵州粮油业务停滞、濒临破产,其口袋里值钱的仅拥有贵州茅台酒 “飞天”牌注册商标的所有权及境外18个国家和地区注册的该商标权。贵州粮油欠长城AMC超过10亿元债务。

“负债10个多亿可不是小数目,怎么判前也没通知我们第一大债权人?”贵州办事处总经理迅速联系法院。

就在当天,贵州在没有通知最大债权人长城AMC的情况下,将贵州粮油拥有的茅台“飞天”注册商标专用折价5000万元,抵偿贵州省商贸国有资产管理公司(下称贵州商贸)相应债务。

记者看到的“(2002)黔高执字第14号民事裁定书”显示,“飞天”商标专用权抵偿给了贵州商贸所有。

“贵州高法没有对查封财产(飞天商标)进行公正评估确值,没有经过公开拍卖程序,也没有征求各债权人意见,直接做出民事裁定……我们的10多亿元国有金融债权全部悬空。”长城AMC贵州办事处一位负责人说。

紧接着,长城AMC贵州办事处开始向法院索要裁定书,准备以最大债权人身份提出执行异议。

“贵州高法的相关人员不跟我们见面,裁定书至今也没有送达我们办事处。”长城AMC贵州办事一位周姓处长称。

记者了解到,10月14日上午,长城AMC贵州办事处向贵州高法提出了执行异议,同时将文本送达贵州高法,但收到文本的法官拒绝签字。

长城AMC贵州办事处无奈只好以特快专递的形式,于10月17日9:30再次送至贵州高法 (由传达室签收),并呈送了紧急报告。

但均未得到贵州高法的回应。

另一边,贵州高法凭借一纸执行裁定,已于10月19日解除了长城AMC和其他债人对贵州粮油财产 (飞天商标)的查封,并将商标过户给了贵州商贸。

贵州高法民事二厅的相关人士称:“此案已经转到了民事三厅。”民事三厅的一名钟姓法官说:“这个案子还在由二厅负责,具体情况不清楚。”

债务前世

贵州粮油成立于1990年8月30日,公司主要经营粮油食品的进出口贸易,法定代表人张炸力。

上世纪90年代贵州粮油辉煌一时。此时,工商银行[5.06 2.22%]贵州省分行(下称贵州工行)多次向其贷款,债权本金4.78亿元。

2005年7月,贵州工行根据国家政策将该债权转让给长城AMC贵州办事处。截至去年底,债务本息合计为10.67亿元。贵州工行、长城AMC贵州办事处多次与贵州粮油沟通还债事项。

同年,中国银行[4.06 2.27%]将在贵州商贸领域的(包含贵州粮油)5000万元不良资产包出售给贵州商贸。

这样贵州粮油和贵州商贸便有了债务关系。

贵州粮油受市场化外贸企业竞争冲击业务出现停滞,最有价值的资产是所持茅台“飞天”注册商标所有权。

长城AMC宣传处高级经理文显堂告诉本报:“长城资产作为贵州粮油最大债权人和资产查封人,贵州高法做出裁定及价值认定的依据至今未通知我公司。”

“逃废债”背后

记者了解到,驰名中外的国酒贵州茅台目前使用的注册商标有两种形式:“飞天+贵州茅台”和“五星+贵州茅台”。

而前者正是贵州粮油注册的贵州茅台酒“飞天”牌商标所有权及境外18个国家和地区注册的该商标权。

“贵州茅台”商标系茅台有限公司所有,而贵州茅台酒“飞天”商标辗转从广西壮族自治区粮油食品进出口分公司注册,后转给中国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最终该商标权归属贵州粮油。

贵州粮油是茅台集团的海外最大贸易合作伙伴。

记者拿到的2002年湖北东方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一份《贵州茅台酒“飞天”牌商标权资产评估报告书》显示,贵州茅台酒“飞天”商标权超出了7亿元的评估值。

贵州粮油总经理张炸力告诉记者:“飞天商标情况特殊,属于抵债,贵州省政府是出于保护贵州名牌的考虑,将此协调转让给了贵州商贸。”

贵州高法副院长及民事二厅相关负责人均拒绝置评。

贵州省一位国企负责人向记者分析:“贵州粮油、贵州商贸都具有省国资背景,不同的是,一个负债累累很难翻身、一个发展良好。贵州商贸是省政府为整合和改制贵州省国有商贸流通企业而成立的国有资产管理平台,贵州高法将茅台飞天商标作价5000万元,抵债给贵州商贸,相当于左兜掏右兜,一方面可以巧妙地甩掉10多亿元债务,另一方面仍将知名品牌商标牢牢抓紧,日后处理时溢价惊人,同时也可以此制衡贵州茅台。”

记者向贵州省商务厅及国资委处求证,均被“对此不了解”为由婉拒。

贵州茅台股份公司董秘樊宇屏办公室及手机均无人接听或挂断。

贵州茅台法律部杨主任告诉记者:“这个判决不影响公司对飞天商标的使用,贵州商贸是贵州粮油的上级单位,2005年起,贵州茅台就未向贵州粮油支付飞天商标使用费,原因是其债权债务没有厘清。”

无论“飞天”如何处理,对贵州省政府都是双赢,但长城资产则相对被动很多,10亿金融债权难以收回。

实际上,四大AMC追偿金融债务时,常会遭遇各种金融“逃废债”。不仅数额巨大,还花样百出。AMC先于追偿手段制约,收效甚微。

10月29日,长城AMC宣传处高级经理文显堂对本报称,在经济利益驱动面前有空子可钻,一些地方为“逃废债”行为提供了庇护伞,并借用法律名义等方式“逃废债”。

“企业想方设法逃废国有金融债务使得不良资产回收率难以提升,更在相当程度上助长了逃废债风气的蔓延。”文显堂称。

 

编辑:王玉秋

weixn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长城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